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 >

新能源为高质量发展添动力

发布时间:2018-01-10 00:04  点击次数:
文字大小:

新能源为高质量发展添动力

 

  制图:沈亦伶

 

  光伏发电装机突破1亿千瓦;首次海域可燃冰试采成功,矿种又添“新成员”;青海共和盆地3705米深处钻获236摄氏度的高温干热岩体……今年以来,我国新能源领域亮点不少。但在成果背后,新能源又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?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。

  能源结构正由煤炭为主向多元化转变

  新能源“点亮”新希望。目前,我国能源结构正由煤炭为主向多元化转变,能源发展动力正由传统能源增长向新能源增长转变,清洁低碳化进程加快,美丽中国的画卷正不断舒展。

  规模不断扩大。截至11月底,我国风电装机1.6亿千瓦、光伏发电装机1.26亿千瓦、生物质发电装机0.15亿千瓦,同比分别增长11.8%、67.1%和23.6%。根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,2016年全球太阳能光伏产能新增50%,其中中国贡献过半。从可再生能源看,预计到2017年底,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装机可达到6.56亿千瓦,与2012年相比增长约110%,近5年年均增速约16%。

  结构继续优化。一方面,新能源开发正从资源集中地区向负荷集中地区推进。“目前正按照集中开发与分散开发并举、远距离外送与就近消纳并重的原则优化布局。以光伏为例,今年新增装机西北地区占比下降了17个百分点,华东、华中地区占比分别提升9个百分点、6个百分点。”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告诉记者。另一方面,新能源集中与分散发展并举的格局正逐步形成。“分布式发电具有电力损耗小、输电费用低、土地和空间资源占用少的优点,今年前11月,分布式光伏装机1723万千瓦,同比增长了3.7倍。”

  利用水平提升。弃风弃光一直是新能源发展的“老大难”。今年前三季度,弃风、弃光率分别为12%和5.6%,同比分别下降了6.7个百分点和3.8个百分点,新疆、甘肃等重点地区弃风率分别下降了12.1个百分点和10.5个百分点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认为,新能源技术也在不断提升,“我国光伏发电效率原来大概在14%—16%,现在能达到16%—18%,好一点的甚至能达到20%左右。”

  清洁高效,但也面临成长烦恼

  十九大报告提出,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,构建清洁低碳、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。推进清洁低碳发展,新能源功劳不小。

  “风电、太阳能发电、太阳能热利用在能源生产过程中不排放污染物和温室气体,而且可显著减少各类化石能源消耗,同时降低煤炭开采的生态破坏和燃煤发电的水资源消耗。农林生物质从生长到最终利用的全生命周期内不增加二氧化碳排放,生物质发电排放的二氧化硫、氮氧化物和烟尘等污染物也远少于燃煤发电。”李创军介绍,截至11月,2718亿千瓦时风电发电量已替代约8000万吨标准煤,实现二氧化碳减排量达1.5亿吨。

  快速发展的同时,新能源也面临着不少成长中的烦恼——

  成本问题依然是主要瓶颈之一。“我们进行过简单的估计,新能源发电比例达到10%时,整个系统的消纳成本需要上升约两成。新能源不上网,损失机会成本;上网,需要消纳成本。如果成本难以承受,很可能会产生弃风弃光。”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说。此外,跨省跨区输电过网费也存在过高的问题。“云南水电送广东电价平均每千瓦时0.2375元,但云电送粤外送输电费用每千瓦时0.1995元,框架协议内输电费用占比达45%,框架协议外输电费用占比达到57%。”李创军表示。

  优先发展的体制机制仍不健全。李创军介绍,目前而言,省份之间的壁垒问题依然存在,在电力整体富裕的情况下,部分地方政府通过行政手段优先保障本省煤电机组发电,对消纳外来新能源电力积极性不高,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新能源的跨省跨区消纳。此外,现在的传统化石能源价格还难以反映资源稀缺程度,也未考虑环境保护支出,降低了新能源产业的竞争力。

  补贴资金结算周期较长。“近年来,新能源补贴资金一直存在较大缺口,一些补贴差不多两年才能拿到手,增加了发电企业的财务负担,影响了企业发展新能源的积极性,在行业内形成了‘三角债’,甚至出现了部分企业结算电费收入不够支付利息的现象,企业生产经营风险增大,同时补贴拖欠也延滞了光伏、风电电价的进一步调整。”李创军说。

  从注重装机量向注重实际发电量转变

热门推荐
Copyright @ 2016-2017 江津网--主流媒体 江津门户--江津最大最权威的综合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