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 >

三位合成营营长话转型:营里的参谋带来“惊喜”

发布时间:2018-01-03 19:22  点击次数:
文字大小:

原标题:三位合成营营长话转型 - 解放军报 - 中国军网

  平时“左膀右臂”,战时“最强大脑”

  ■某合成二营营长 刘占国

  平常条件下,合成营参谋能否称得上是营长的“左膀右臂”?一场武器装备换季保养活动也许就能检验出来。

  我当连长的时候,每年的武器装备换季保养只需向上级机关请领所需配件、工具等物品,剩下的依靠连队自身就能搞定。去年当了合成营营长,看着比以前成倍增多的武器装备数量和种类,肩上像是扛了一座山。

  营里的参谋给了我“惊喜”。“惊”的是他们“合”起来的速度、效果惊人;“喜”的是,有了他们的全力辅助,整个换季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。首席参谋李正果带领大家一起拟制计划。每个参谋根据岗位职责细化分工,对下和连队建立联系,对上和机关科室协调沟通。

  不过,平时的“左膀右臂”,战时不一定是“最强大脑”!

  一次红蓝对抗演练,作战参谋在制订作战计划时,还是依靠上级通报的信息,根本没有将营内侦察分队自主侦察的优势考虑进来。情报参谋获得的第一手情报资料被束之高阁,结果本来凭借对信息的掌控优势能够轻松获胜的一仗,我们却败了。

  合得起来就是“最强大脑”,合不起来,还是一盘散沙。知易行难,参谋机构与分队也欠缺一个“合”字。去年集团军组织旅战备拉动,我营负责左翼主攻,一遇到敌情,指挥机构便下令分队开打,也不注重弹药分配,仗打到一半就没弹药了。虽然战勤参谋着手进行弹药前送,但战机转瞬即逝。

  瞄准“合成”历练,开启“升级”之路

  ■某合成三营营长 孙 森

  从当首席参谋到副营长再到如今的合成营营长,在合成营试点单位摸爬滚打的几年中,自己收获不小。其中,对参谋一职感受特别深。

  我任合成营首席参谋不久,旅里组织季度考核,因对考核的专业不熟悉,自己差点出洋相。在一次座谈会上,因对某型无人机的装备性能数据有误,我的发言被侦察科长当场叫停,场面无比尴尬。我深深感到,一名优秀的合成营参谋,必须是精通各专业的“多面手”。

  可是,当我下定决心改变这种状况时,却有一种双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:想学习专业知识,没有充裕时间;想到训练场上实操,分不出过多的精力;想深入研究战法,缺乏数据资料……

  如今,旅里正式按合成营编制运行,参谋人员全部到岗到位。换位思考,将心比心,不能让他们再走我的老路,能力“升级”计划在不声不响中展开。没有时间,就结合军官训练计划,划定专门的训练时间,区分岗位,进行专业知识补习;事务性的工作耗费太多精力,就按照每个参谋的职责进行合理分工,让不值班的参谋腾开手来多跑训练场;没有数据资料,就将原有资料汇总分类整理,再通过向旅里请领、求助院校专家等手段建立资料库。

  我们还采取阶段任务划分和定期总结的方式促进能力提升;参照每个人基础水平,每周给他们设置学习内容,集中讲评,每周组织考核。压担子,教方法,使他们逐渐练得一身好本领。前不久,首席参谋李家鹏,被评为旅“十佳参谋”,个人能力素质强,完成分内工作得心应手。

  创新组训模式,把控训练质量

  ■某合成四营营长 陈国强

  合成营兵种增多、专业增多,给组训方式带来了严峻挑战。

  当时我作为试点合成营的首席参谋,主抓训练。新增专业多,培训周期长,专业人才青黄不接的现状让我很挠头。就拿保障连修理班来说,每个人一个专业,各不相同;火力连某雷达专业仅有1个人;无人机专业也是个位数……细数下来,合成营单专业人数为个位数的专业有十几个,这给组训带来了很大困难。

  经过不断探索论证,我们逐渐摸索出了“大专业小集中,小专业大融合”的分级组训模式。如今,我已走上了合成营营长的岗位,深知这几年探索的艰辛与不易,所以倍加珍惜当下、奋力前行。

  营里的无人机操作手、卫星通信员等专业,人员少、装备技术含量高,依靠旅自身力量无法训练,我们就将人员外派,去院校去厂家学习培训,效果明显。上次合成营战术演练,我方处于劣势,刚参加完培训回来的上等兵万松,凭借着熟练的无人机操作技能,侦察到“蓝军”指挥所,我们迅速组织火力打击,战局迅速扭转。

  打胜仗,人才是关键。分级组训模式就是解决人才短缺的有效手段。以合成营支援保障类专业为例,专业性强、分工细,合成营本级无法解决,旅里就统筹协调,指定相应兵种分队牵头进行集中训练。

热门推荐
Copyright @ 2016-2017 江津网--主流媒体 江津门户--江津最大最权威的综合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